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
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我亲手捧出来的影帝塌房了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|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我亲手捧出来的影帝塌房了

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我亲手捧出来的影帝塌房了

发布日期:2024-07-07 07:53    点击次数:182

亲手捧出来的影帝塌房了。  原因是不让身为经纪人的我搞事业。  我哭得梨花带雨,粉丝们义愤填膺。  当事人忍不住爆粗:  「他妈的卖我穿过的裤衩子,到底算哪门子事业?!」  1  盛遇是我的艺人,也是我的老板。  明面上我是他3500招来的牛马,暗地里我专卖他裤衩。  0成本高回报。  主玩的是心跳。  冲着盛遇半天就换一次裤衩的洁癖,我赚得盆满钵满。  又因为卖出的裤衩可绕地球一圈,我被当事人发现了。  2  #地球外都是盛遇裤衩子#  盛遇:?  「沈只只,你给我解释一下……6。」  男人拿着热搜来兴师问罪时,我正在鬼鬼祟祟地打包他的裤衩,被抓了个正着。  瞥到我手上没塞好的裤衩一角,盛遇又羞又恼,根本不等我说什么,就把我押到电脑桌前,开启了直播。  「跟他们解释。」  盛遇掐着我后脖颈的手时紧时松,似乎在思考:  嘎了我的后果和现在比,哪个更严重。  我对着镜头一个劲的掉眼泪,哀悼这一刻死去的事业。  「对不起,我不应该逮着一只羊薅,现在被发现,薅不成了。」  咔——  盛遇把桌上的笔掰折了。  随意晃动的手指,似在宣告我脖子的下场。  「沈只只——」  我脊背一凉,委屈巴巴地看向他:「这是我的事业。」  「他妈的你卖我穿过的裤衩子,算哪门子事业?!」  男人眉心直突突,把桌面拍的啪啪作响。  镜头前收下的,却是男人的怒容和我的胆战心惊。  弹幕里从一开始的连环问号,变成了让盛遇不要打人。  「不就几条裤衩子嘛?一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小气?」  「动什么手啊?你尺寸大给你骄傲的?」  「只姐辛苦卖裤衩养你,你就是这么对她的?」  「……」  类似这样的弹幕缓缓飘过,盛遇的脸是黑的不能再黑了。  「卖我的裤衩,为了养我?嗯?」  男人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,似笑非笑地勾弄起我发尾,尾音蕴满了危险的气息。  「沈只只,搞不定这件事,这个经纪人你别当了。」  撂下这么一句话,盛遇直接负气走人。  威胁我?  看着骂他骂到都要溢出来的弹幕,我无奈地摇摇头。  年轻人,毒打还是少了。  3  次日一早,各大品牌的解约书和我的辞职信一前一后送到了盛遇办公室。  盛遇面无表情地签字,却在看到我辞职信时变了脸色。  「沈只只,你这是搞哪出?」  不知怎的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,我竟听出男人声音有些发颤。  我挑了挑眉,理直气壮:「老板昨天说的呀,搞不定就别当经纪人了,好巧,我就是搞不定。」  「所以你要丢下我,对么?」  盛遇看我的眼神突然像看负心汉。  潋滟的桃花眼酝着一层湿雾,目不转睛地看着我,好不可怜。  然而我铁石心肠。  盛遇这张脸,我都看三年了。  说句不夸张的,他撅起个腚我都知道他要干嘛了。  我猛掐了把大腿肉,疼得眼泪汪汪:「老板,我也不想,可你塌了还是老板,我的事业没了你,总得另寻出路啊!」  男人一噎,随即瞪起了我。  「另寻出路……你还要卖谁的裤衩?!不准卖!」  ?  还命令我?  我挑了挑眉,学着旺旺碎冰冰的广告,叉起了腰。  「哼,我不要!」  盛遇:「……」  4  盛遇的话点醒了我。  没有他,我还是可以卖裤衩。  我光明正大开了店,包了间小工坊,雇人踩起了缝纫机。  还利用自己多年公关经验写起了软文——  「娇妻夜不能寐,霸总黑色极致诱惑」  「迷妹狂喜!爱豆湿身下的神秘感」  「奶狗掀衣求安慰,X张力爆棚」  「……」  一类一篇,还特意请人来演文里的主角。  从小喝到大的某椰直播同款男模;十八线开外的小透明。  甚至,清澈又愚蠢的大学生。  一经发出,婆娘们比想象中还要丧心病狂,直接创下了工人缝纫机要踩冒烟的量。  还在评论区炸锅,让我搞多点颜色。  「只姐多搞点,我爱看。」  「果然,除了经纪人,只姐什么都会。」  「只姐,下回写个清冷仙尊呗。」  「清冷仙尊?完了,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盛遇那张脸,要不,只姐去求求?」  「咳,楼上2G网吗?盛遇刚刚就被公司解约了,而且,他跟只姐应该闹得很僵吧。」  盛遇解约?  他自己的公司,有毛子约?  我一脸地铁老爷爷看手机,点开了关注列表。  发现刚好是在我发文五分钟之后发的声明,现在跟我的裤衩子一起冲到了热搜榜。  想了想,我拨通了盛遇的电话。  刚响一声就被接起,我愣了愣,倏而邪魅一笑。  「呵,男人,你故意蹭我热度,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?」  「很好,你成功了,罚你穿上我卖的裤衩子,演一手清冷仙尊。」  话落,电话那头一阵沉默。  盛遇半晌才开口,语气意外温和:「我穿的话,能不要其他人吗?」  我讶异地挑了挑眉,晃了晃高脚杯的果粒橙,一身反骨。  「男人,求我啊?」  「嗯,求你。」  男人声音低哑,细听似乎还带着些许哽咽,一下子就把我整不会了。  我慌乱地挂了电话,脑海却不自觉浮现出盛遇酝着晶莹的眼眸。  心,突然闷得厉害。

5  盛遇和他的热搜一样,只在我脑子里停留了一晚。  毕竟男人只是一时不对劲,搞钱却要持之以恒。  随着第一批裤衩出货,单身的婆娘们开始找起了对象。  还是得按文里的标准找,势必要让她们买的裤衩子有用武之地。  有伴的婆娘就直接动手,完事之后在我评论区里开起了车,留下了满地的裤衩子。  真没把我当外人。  无所谓,我看得津津有味。  正当我键盘也敲的飞起时,房门突然被破开了。  一大群警察蜂拥而入,团团围住了我。  「不许动!双手举高!」  我抱着键盘瑟瑟发抖,弱弱发问:「现在卖,卖裤衩都犯法了吗?」  「裤衩?」警察叔叔一脸严肃,「什么裤衩?有人举报你涉黄,还多次在公众场合散播不良言论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」  我:???  谁!  是谁!  6  从警局出来后,我彻底火了。  不知是谁在我被押出来时拍了照片,发到了网上。  一时间,网上四处都是我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P成的表情包,还有震耳欲聋的嘲笑。  「哈哈哈!只姐被制裁了!」  「笑死,头一回见因为给裤衩打广告而被抓的。」  「说吧,你们谁干的哈哈哈哈哈!」  我:……  谢谢,头一回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公众人物。  上一次这么社死,还是在上一次。  警察叔叔翻出我写的软文,中气十足地念了出来——  「嗯!姐姐,这个样子,你不喜欢吗?还是说,嗯……」  然后,他沉默了。  放我走的时候,还给自己下单了两条裤衩,一脸娇羞地让我别写的那么让人误会。  我委屈极了。  我兢兢业业地卖个裤衩,招谁惹谁了?  我突然想到了同行间的恶意竞争。  看着我的裤衩子连甩同行十八条街的销售额,我觉得我真相了。  正当我在想有什么对策时,对方又下手了。  这次遭殃的,是我那疯踩缝纫机的工人们的……  车坐垫???  工厂请的工人大多都是附近的。  他们上下班的代步工具要么电瓶车,要么自行车。  然而就在他们今天下班时发现,他们的所有车坐垫都被划烂了,露出里面难以下坐的铁架子。  我想到对方是为了阻拦工人上班。  可他却还在每辆车的烂坐垫上放了两百块钱。  我:……  有心眼,但不多。  7  生怕再进一趟局子,我停下了创作的步伐,开始在厂里的办公室摆起了各路神仙。  没事的时候求一求,什么烦恼都不愁。  一定程度上阻拦了同行的恶意输出的。  谁料我一觉醒来,我供奉的神仙们竟然全被换成了奥特曼!  烟雾缭绕间,他们站在莲花座上,胸前齐齐叮咚叮咚闪起了光。  我:……  我想骂娘。  我从没想过竞争可以这么朴实无华,还缺心眼。  狠!  太狠了!  我忍无可忍,把罪证发到了网上,质问到底是谁干的。  原以为我的婆娘们能帮我讨伐。  结果她们问我能不能让模特小哥套上奥特曼皮套,再在外面套裤衩。  「?」  我缓缓打出了个问号。  见我回复,评论区再次刮起了一股泥石流。  「裤衩上印奥特曼也行,我老公说他喜欢。」  「我老公也是,他说他穿上就能发激光。」  「莲花宝座的奥特曼是买裤衩就送吗?我对象说给他这个才跟我嘿嘿嘿。」  我:…… 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  她们只想送我进局子。  我势必要抓住这个缺心眼的家伙。  把神仙们都换回来后,我蹲守在了自己办公室里,想看对方还会不会下手。  月黑风高夜,我被蚊子亲了半宿,门外终于传来了动静。  只见一抹身影打着手电筒,鬼鬼祟祟摸进了办公室。  他警惕地照了一圈,最后定格在了神仙们上。  我绷紧了神经,准备抓他个人赃并获。  下一秒,手电筒的光却瞄准了角落的发财树。  「这样她该会当真了吧。」  身影嘀咕着,从身后摸出了个物什。  我却突然觉得这声音该死的熟悉。  手电筒的光一扫——  娘的,人也该死的熟悉。  8  「盛遇,你要对我的发财树做什么?!」  眼看男人拿着什么东西就往我的发财树走去,我当即“啪”的一声打开了灯。  看到盛遇手上正冒着热气的水壶,我惊呆了。  「卧槽?!你竟然要浇死我发财树,盛遇你要不要这么狗!」  突然被发现,男人手足无措地摔翻了水壶,洒了一地的热水。  「只,只只……」  盛遇手倏地捏了捏,缩到了身后。  精致的五官尽被惊慌失措填满,桃花眼泛起若有似无的水雾。  我却没有欣赏男色的心思,三两步走到他面前,质问道:  「盛遇,你到底想干什么?难道前几次的事也是你搞的?」  沉吟片刻后,男人点了点头,手不停绞着衣角。  「我不想让你卖,卖别人穿过的裤衩……」  「你老需要看他们身体……所以,我……只只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害你被抓的,我以为是制止那些男的。」  盛遇吭吭哧哧地解释,眼眶里蓄起的泪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,像是受了很大委屈。  我气笑了,「你是我谁啊?以前当扒皮,现在来当我事业的绊脚石?」  「他们是我花钱请来的模特!模特不把商品穿上他们要干嘛?什么叫他们穿过的裤衩,哪怕是之前,我也没有真的卖你穿过的!」  我找的都是包括他尺寸在内的同款。 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,后面却传成了我卖他穿过的裤衩。  「只只,你别生气……」  盛遇明显愣了愣,反应过后想拉我的手,却被我躲开了。  望着男人的眼泪,我心猛地揪了揪,深呼了口气,缓缓开口。  「盛遇,你很不对劲,哪怕曾经共事三年,我也不觉得我们熟到你可以随意管我的地步,你这样子会让我很困扰。」  尤其是现在的盛遇。  记忆中,他可没这么爱哭。  盛遇神色蓦地变了变,呆愣愣地看着我,眼里的光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。  「对不起,不会了。」  他哑着嗓子道,跌跌撞撞走了出去。  扶着门框上的手露出清晰的一片红。  我抿了抿唇,看了看地上的水壶,又看了看保住了的发财树,不禁喃喃:  「男人可没钱重要,对吧……」  9  那天晚上过后,我果然没有再遇到奇怪的事。  随着厂里缝纫机换了三遍后,销售额终于趋于了平衡。  但即使这样,工人们每天都在心惊胆颤地踩着缝纫机。  生怕踩多一条,机器就报废。  为了犒劳他们,我大手一挥,请他们下了馆子。  我喝的酩酊大醉,当了回盛遇,给他们画起了饼。  转头回去的时候,却看到了当事人。  包厢门没关,路过的人随便一瞄就把里面看了个全。  盛遇坐在一堆珠光宝气的富婆堆里,旁边还有人拿着酒杯劝酒。  想到上次两人闹得不快,我只当没看见,赶紧走快了些。  这时,身后却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。  女人怒骂声也随之而来。  「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盛遇吗?我告诉你,今天你不把这群姐姐陪高兴了,你就别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!」  嗯?  让盛遇陪富婆?  我不由停下脚步,小小的眼睛满是不解。  资产过亿的上市公司总裁,需要陪富婆才能混?  开什么玩笑。  可身后的谩骂声却是真实存在,且愈演愈烈。  许是酒精上头,我鬼使神差地折返了回去。  等反应过来,人已经抄着酒瓶子站到盛遇跟前了。  「你要让谁陪酒,嗯?」  我看着眼前盛气凌人的女人,再看了看脸上有明显巴掌印的盛遇,酒瓶子“咚”的一下重重敲在桌上。  在场的人吓了一跳,唯有盛遇眼睛一亮,开开心心跟在了我身后。  「只只,只只。」  啧。  许是我真的醉了,我竟好像看到他后面还有尾巴在摇。  很乖巧,很可爱。  「说吧,你要让谁陪酒?」  我晃了晃脑袋,转头把酒瓶子对准了前面的女人。  不巧,这女人我刚好认识。  汪苒。  只会让艺人出卖身体换资源的经纪人。  带出来的,都上不得台面。  好巧,她也认识我。  回过神来,汪苒皱起了眉,「沈只只,你怎么在这?」  「你让谁陪酒?」  「盛遇啊,这关你什么事?他现在是我底下的人。」  盛遇被她签?  我回头看了眼盛遇,男人正眼泪汪汪地看着我,满脸委屈。  「只只,我需要你……」  该死。  我又看到他身后的尾巴在摇了。  我摁了摁太阳穴,沉声道:「解约,他不干那些肮脏事。」  「解约?沈只只,你吃了几个菜醉成这样啊?」  汪苒一脸不屑。  「不说那违约金不是你一个小经纪人给的起的,他能有今天,不都拜你所赐吗?还有,是他求我签他的,我好心把他介绍给这么多姐姐,  他倒好,酒不喝,人连摸一下都不行!」  「只只,她们让我喝了好多酒,我头好晕……只只,她们乱摸我,她们骗我……呜,只只带我走。」  面前汪苒持续输出,身后男人已经醉醺醺贴了上来,小珍珠啪嗒啪嗒地掉,我只觉得头疼的厉害。  我盯着男人裤腿上的脂粉,手中的酒瓶子不自觉攥紧了。  「娘的……」  「好歹是我护了三年的男人啊!」  我咬了咬牙,直把酒瓶往桌上重重一砸。  耳边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。  10  我把盛遇带了出来。  迎着江边的风,我才后知后觉我做了什么。  我惹了汪苒。  还得罪了一堆富婆。  「只只,刚刚有没有伤到你的手?」  回头看男人,眼眸清澈,哪里还有喝醉的样子。  我面无表情地把盛遇伸过来的手推了回去。  「盛遇,别装了。」  男人表情有一瞬僵硬,随即依旧一脸无辜。  「只只,你在说什么呀?」  「从前品牌方一有这种场合,替我挡酒的都是你,你喝趴一桌子人,我都没见你醉过。  汪苒是什么样的人,你比我还要清楚,可你放着好好的总裁不当,去当她手底下的艺人。  那样的场合,哪怕我没有出现,你也有脱身的法子吧?  那一群富婆对平常的小明星来说确实不好惹,可对你盛遇……」  我冷笑,「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。」  「只只生气了吗?」  盛遇抿了抿唇,潋滟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我,神色从容,垂在两边的手却无措地捏紧了裤子。  我摇了摇头,一步一步朝他走近,蓦然将他推到了桥边上,抬手来回摩挲起他眼角。  「我想知道,你要做什么?」  男人身体有一瞬的僵硬,呼吸沉沉,眸子里墨色翻涌。  瞧着,竟比这夜色还深。  「如果我说,只是想要只只呢?」  「要我回去?」  「不,要你。」  「装可怜……取悦只只的手段罢了。」  盛遇的手突然搭在了我后脑勺上,将本就不远的距离拉得更近,鼻尖相抵。  「只只……」  男人温热的鼻息直扑到我脸上,带着酥酥麻麻的痒意。  「我喜欢你,三年前就喜欢了。」  不知是酒精上头,还是眼前的男色太诱人。  望着近在咫尺的嘴唇,我下意识咬了上去。  11  翌日一早,我是在盛遇床上醒来的。  男人光不溜秋地躺在我身边,一脸餍足,想也知道经历了啥。  「只只,亲亲。」  见我醒来,盛遇反手就想抱住我。  我挡了回去,用被子卷住了自己。  「那个……盛遇,我们不合适。」  盛遇:???  男人瞳孔地震,噌的一下从床上跳起。  「你都吃干抹净了你跟我讲不合适?!」  好像……  确实理亏。  我哆哆嗦嗦摸向床头,把钱包的卡递给了他。  「那个,姐有点小钱……」  盛遇:「……」  男人被气跑了,眼眶泛红地躲进了浴室。  我叹了口气,捡起了地上的衣服打算穿上。  却发现另一边的床头柜放了一套新的。  风格尺码,都是我的。  想了想,到底还是换回了旧的。  「盛遇,我指的不合适,是真的不合适。」  我来到浴室门前,把卡从底下塞了进去。  「帅哥谁不爱呢?何况我还跟你相处三年,说实话,你喜欢平平无奇的我,我很高兴,如果我再年轻几岁,可能就不顾一切跟你在一起了。  可是现在的我,并不是只要爱情就够了。  你的家世、身份、地位,都不是我可以比的。」  借着酒精沉沦,清醒后就该回归现实了。  浴室里,男人闷声不吭,却把卡推了出来。  我固执地把它塞了回去,他又给它推回来。  来回几次,盛遇还是一句话都没说,似跟我赌气一样。  我无奈极了。  「你最不缺的就是这个,可我也就只有这个。」  「对不起,但是残酷的现实里,我不可能会是跟王子终成眷属的灰姑娘。」  撂下这么一句,我便打算离开了。  关门之际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,男人满含哭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——  「可我只要只只。」  我脚步一顿,却没再回头。  12  单方面处理了跟盛遇的荒唐一夜,却躲不过被实锤的照片。  我跟盛遇在江边亲吻的照片被拍下来,发到了网上。  这会,铺天盖地都是骂我的。  「6,骗我们脱粉,自己勾搭上了盛哥。」  「死绿茶,恶心,亏我们之前还帮你」  「原来欲情故纵是这么用的,卖裤衩只是个幌子,男人才是目的啊家人们!」  她们骂着,手上动作也没闲着。  厂里那边告知,有大量订单被取消,亦有恶意操作下单,故意差评的。  这样的阵势,比盛遇那会要厉害的多。  我刷着评论,叹了口气,默默把店铺关了。  只让工厂把剩下的订单都做完。  交代完这些,我敲起了键盘。  「承蒙各位关注,照片为真,关系为假。最近姐赚了点小钱,觉得盛先生是我可以染指的了。  美色当前,把持不住。没想到被抓包了,该骂该骂。」  「另外想告诉大家的是,姐的小钱赚够了,店就不开下去了,祝大家早生贵子!」  言外之意——  我被骂惨了要跑路。  没想到的是,我的微博发出不到一分钟,盛遇也发了。  仅有一句话:「只只吃干抹净了不认账,还拿钱羞辱我。」  我:……  末了没过几分钟,男人又发了一条。  「是我喜欢只只,你们凭什么骂她?」  看到这一条时,我已经在收拾完行李,去机场的路上了。  我是真的要跑路。  最后刷到男人气鼓鼓把骂我最厉害的那些ID都揪出来处刑,我无奈一笑,取消了对他的关注。  顺带,把微博也卸载了。  「盛遇,再见了。」  13  我是一个俗人。  无论在遇见盛遇前还是之后。  我的目标都是要赚钱。  等赚够了一定钱,就找个小地方养老,回归田园。  我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  距离那件事后已经过了三个月。  我买了个农村小院,自己种了些蔬菜瓜果。  手机也不是必需品了。  我刻意想要忘记一下东西,闲着没事的时候,就窝在院子里晒晒太阳,喝喝茶,逗逗邻居送的小土狗。  惬意极了。  直到这天,我的小院里来了一位陌生妇人。  14  「我是盛遇的妈妈。」  妇人一开口就表明了身份,并向我投送了一张五千万的支票。  我愣住了,下意识脱口而出道:「我没搞你儿子。」  盛母要往下说的话瞬间噎了回去。  看着我,表情一言难尽。  「这是彩礼钱。」  我:?  见我懵住,盛母赶紧往下说道:「有些事情,我想直接跟你聊一下,也是想……帮盛遇说个好话。」  「那孩子,看着挺精明的,在感情上却蠢的可以。第一次知道你的存在,是在三年前了吧,盛遇有天突然跑回来跟我说,他喜欢上了他公司的一个经纪人。  他对她啊,是一见钟情,问我能不能接受,还问我怎么追她。  我想了想,小姑娘应该都喜欢霸道,酷酷的那种吧。至于什么门当户对……笑死,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,我们只是比其他人多了点机遇而已。」  「后来,他放着好好的老板不当,说要离你近一点,培养培养感情……再后来,他就翻车了。」  说到这,盛母恨铁不成钢地拍了拍桌,露出藏在旗袍下发达的肱二头肌。  「死小子找了你三个月都没找到你在哪,我实在看不下去,就动用了点关系找到你了。」  「不过我可没告诉他啊,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,你对他到底有没有感情?没有的话,这五千万彩礼钱怕是不够,听说你爱卖裤衩子,要不直接把公司改了给你吧。」  我:???  眼看盛母说一出是一出,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,我连忙拦住了她。  「阿姨阿姨,够了够了!」  「这么说你是答应了?!」  「让我缓缓……」  我直言道。  盛遇妈妈会主动找上门,我是想都不敢想。  但也能看出来,面前的盛妈,是真的没把门当户对那一套放眼里。  因为——  她盯上了我种的茄瓜!  随手用个茶杯把五千万支票盖住,撒腿就冲到了我的瓜田里。  光脚跑的!  高跟鞋直被她丢到一边,嘿咻嘿咻摘掉了好不容易结出的几个果后,还说我种的方法不对,转头就跟我示范了起来。  我:……  我默默找出了我丢到角落的电话,直接按下99+的未接电话,给打了回去。  「盛遇,来把你妈接走,晚一步,我让你莫得老婆!」  15  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  好消息是,盛遇来了。  坏消息是,被接走的不是盛母,而是我。  女人说她要留在这养老,让她儿子把我扛上了车。  但凡我有点不情愿,盛遇都可刑。  车上,盛遇打着方向盘,双腿却在哆嗦,眼睛时不时斜睨看我。  「只只,你还会走吗?」  我望着窗外唰唰闪过的残影,嘴角微抽。  「你意思是让我跳下去?」  盛遇蓦地瞪大了眼,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。  愣愣摇头,支吾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。  但经这么一打岔,男人也放松了许多。  「认真开车。」  我拍了拍盛遇的肩,摸出手机把微博下了回来。  刚登上去,手机停在首页卡了五分钟才缓过来。  消息太多了。  数不胜数的艾特和回复,还有唯一的那个关注。  我扭头看了眼盛遇,点开了关注主页。  从我离开的那天到现在,男人每天都会发一条微博。  来跟我汇报他今天做了什么,去了哪里找我。  越到后面,精神状态就愈发不对。  他找到了拍照片的人,每天都抓出来鞭尸一遍。  今天爆一点黑料,明天又给点甜枣,后天再让人家掉坑里……  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。  可他硬是用他的手段,让人活跃在大众面前。  不巧,那人就是得罪过的汪苒。  经他这么折腾,想来人也离疯不远了。  我不自觉打了个冷颤,点开了自己的回复。  发现骂我的那群婆娘竟然都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问我什么时候回来。  她们想念我卖的裤衩子——  「只姐,我们错了,你就原谅盛遇吧!早点回来卖裤衩子,我老公裤衩都破洞了,他都不愿意穿别家的!」  「别说,我一开始只是图个乐呵,没想到这质量是真的很行!也买过同价位的,但就是觉得没只姐卖的舒服。」  「每日一问,只姐今天回来卖裤衩了吗?」  「……」  「噗嗤……」  看到这些人的评论,我没忍住笑了出来,亮着屏幕递给盛遇。  「这些人明明前几个月还骂我骂的不行,现在竟然为了裤衩子低头了。」  盛遇眸光闪了闪,攥紧了方向盘。  「那只只要卖吗?我可以…当模特的……」  「啊,这个啊……」  我看着不自觉爬上男人耳尖子的红晕,笑弯了眸。  「你猜?」  16  在我回来的第二天,盛遇终于给了汪苒最后一击。  「签了吧。」  盛遇带着我,把解约合同递到了汪苒面前。  短短三个月,她手下人都让公司分给其他人了。  除了不服管教的盛遇。  就这样,她还以为是公司没有放弃她。  想方设法逮着盛遇要东山再起。  汪苒盯着合同,再看了看旁边的我,眼神里似要冒出火来。  「我不同意!盛遇,你别忘了这段时间是谁捞的你!」  盛遇却没再跟她废话,直接把违约金支票甩到了她面前,拉着我准备走人。  汪苒却不依不挠,「盛遇!你敢走你试试,你信不信我让你在这个圈子里待不下去?  你旁边那女人带过你没错,可她同样放弃你了不是吗?」  盛遇一脸看傻子似的看着她。  「我本来就是为了只只才出道的。」  汪苒:?  「什么意思?!」  「意思就是,他是你死对头公司的老板,本来就不用受你威胁。  你倒不如想想,招了竞争公司的老板进去,公司会怎么处理你?」  我忍不住插话。  我回来才知道,原来盛遇公司老板一直是他妈在挂名。  盛遇的身份,仅有本公司的人才知道。  但经过我全网被骂的事,他就公开了。  那些还想要拿他做文章的人一下子就遁了。  「娱乐圈呐,水深……」  看着面如死灰的汪苒,我摇了摇头。  17  「只只,你看她们!好过分!」  又是一年金像奖获得者,盛遇在台上跟我求了婚,台下却气呼呼地举报起粉丝们的评论。  选择的原因竟然是诈骗。  彼时我依旧是只带他一人的经纪人,地位却是水涨船高。  圈内人看在盛遇的面子上,粉丝们是盼着裤衩子的份上。  这会,也是粉丝们为了裤衩子,跟正主起了冲突——  「只姐别答应他,婚姻是事业的坟墓啊!今天他敢向你求婚,明天他就敢让你做手掌向上的家庭主妇!」  「只姐你有点小钱,包他就好,卖裤衩子,快卖裤衩子!」  「他只配穿你的裤衩子勾引你!只姐,别答应他!」  盛遇疯按着举报,转头望向差点笑岔气的我,眼神可怜极了。  「只只,你别信她们,我全副身家都给你了,更不会阻拦你搞事业。」  我挑了挑眉,想到不久前才签下的股权转让书。  确实如此。  「那你敢说,你没有勾引我?嗯?」  开了荤的男人,每天都会想法设法诱我。  有时候离谱到我都会说上一句:  「我真的一滴都没了。」  盛遇想了想,理直气壮道:「明明只只也乐在其中。」  「我看男模也很乐在其中。」  盛遇:!!!  「不行!」  男人丢开手机,抓住我的手放到了他腹上。  「只只,我还不能满足你嘛?我还做腋下管理。」眼看盛遇扒拉起了衣服,再不拦着,估计又是一场Play了。我忙把他推来,对视上男人燃起几分欲念的眼神,一盘冷水浇了下来。  「盛遇,对不起,求婚……我不能答应你。」  起码,现在不行。18我始终都相信,爱人是要势均力敌的。  我又一次拒绝了盛遇,搞起了自己事业。  不但把裤衩子店铺重新开张,还带起了其他艺人。  裤衩子为了满足婆娘们,也为了我能光明正大地在评论区里看她们开车。  而把艺人带好,才是对我业务能力的认可。  令我意外的是,盛遇被我拒绝后,对我的态度一如既往。  没有因为这个尴尬,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。  察觉到男人内敛的情绪,我反而多了几分不安,把速度加快了些。  终于在半年后,把我带的艺人都送上了花路。  不说火得大红大紫,但也不会是被绯闻轻易撼动的草包花瓶。  握被人们承认了业务能力,拿到了金牌经济人的头衔。  庆功宴上,我捧着花束找到了台下一身正装的盛遇。  话筒交到我手上时,对方却同样拿出了话筒。  口袋里摸出了戒指盒,单膝下跪。  「只只,我早就知道了。」  盛遇笑得眉眼弯弯,满是得意。  「沈只只女士,我将奉上我所有的荣誉,我的一切,诚邀你与我共赏余生风景,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?」  说罢,笑容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忐忑起来。  我缓缓走下台,把手中的花束递给了他,打趣道:  「你要不要再看下粉丝的评论?」  「不看!」盛遇几乎听到粉丝两个字就打起了颤,咬牙切齿:「那群女人成天就想把你拐走,哼!」  「这次她们再乱说,我还举报!」  这态度。  但凡放在一个爱豆身上,估计都要塌成废墟了。 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,伸出了手。  「戴吧,我的荣誉,将会与你比肩。」  盛遇愣住了,反应过来后慌手忙脚地掏出了戒指。  身后,我好似又看到了有大尾巴在摇。我勾了勾唇,脑海里呈现出三年前的一幕——男人沉稳地介绍起自己,一副雷厉风行,很不好惹的模样。却在转身之际,小声问起助理:「我刚刚……没有吓到她吧?」我悄悄从口袋里拿出了准备好的男戒,比他先一步给他戴好了戒指。  对上男人怔愣的眸子,我弯了弯眸。  「盛遇,我有没有告诉过你……」  「我喜欢你,三年前就喜欢了。」

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热身赛中国女篮再负比利时 李月汝砍19分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湖人选帅浮现三大候选人 新帅主要为浓眉而选?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中国电力(02380.HK)4月合并总售电量10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张颂文猜得真准,她不仅东山再起,还直接挑战刘亦菲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“人造人18号”平田树回归赛场,面对强敌能终止连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PLATT NERA盘中异动 早盘快速下挫5.8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5月18日辽宁锦州花生价格行情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快船3消息!与湖人争夺保罗,有意2米11内线,乔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中国信通院公布 AI 代码大模型评估,阿里云、华..

>> 成都圣非服饰有限公司 “散户带头大哥”直播50分钟结束,游戏驿站由跌3..